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第四次工业革命来袭 呼唤中国的“工业安卓”

文章导读: 历次工业革命的列车都落下了相当数量的乘客:世界上仍有13 亿人、约17%的人口无法获得电力供应,尚未完整体验第二次工业革命;而以计算机应用为标志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更是落下了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有40亿人仍无法接入互联网。
2017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姚冬琴|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8期) 历次工业革命的列车都落下了相当数量的乘客:世界上仍有13 亿人、约17%的人口无法获得电力供应,尚未完整体验第二次工业革命;而以计算机应用为标志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更是落下了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有40亿人仍无法接入互联网。 眼前呼啸而至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列车,谁会坐上头等舱,谁又会被列车远远甩在身后?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施瓦布教授在《第四次工业革命:转型的力量》一书中写到,第四次工业革命通过推动“智能工厂”的发展,在全球范围实现虚拟和实体生产体系的灵活协作。“技术和数字化将会改变一切。”施瓦布说。 纺锤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标志,它走出欧洲、走向世界花了120年。相比之下,作为第三次工业革命标志的互联网仅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便传到了世界各个角落。而第四次工业革命,由于人工智能、机器人、物联网、CPS(赛博物理系统)等突破性技术爆发式出现,其发展速度和影响的广度要远远超过前几次革命。对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机遇和挑战,形成积极、一致的认识,具有战略紧迫性。 制造业大国已经先行一步。从德国“工业4.0战略”、美国“工业互联网”到“中国制造2025”,“智能制造”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旋律。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各国纷纷把着眼点放在“工业技术软件化”。 德国《工业4.0》一书指出,“工业4.0”是一次现代信息和软件技术与传统工业生产相互作用的革命性转变。“软件已经成为工业领域创新的首要推动力,其重要性上升,发展势头迅猛”,并将成为下一个产业新风口。 美国《2016—2045年新兴科技趋势报告》明确提出“软件定义一切”。对于所有行业的企业来说,“拥有强大的软件是能否取得竞争主动权的重要因素”。 在中国,2016年5月,《国务院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将软件的战略意义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即“强化软件支撑和定义制造业的基础性作用”。 工信部部长苗圩2月21日在2017工业互联网峰会上表示,工信部正在研究制定工业互联网发展路径,将进一步形成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的顶层设计。 “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中国制造2025’、推动‘互联网+’,乃至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政策的提出,体现了业界的共识,软件是一个牛鼻子,是引擎,它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核心和灵魂。”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司长谢少锋对《中国经济周刊》 表示。 在业内专家看来,“工业技术软件化”是中国能否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抢得先机,乃至弯道超车的重要砝码。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原副局长、中国经济研究院院长白津夫对《中国经济周刊》指出,无论是互联网化,还是智能化,都是由软件定义的,工业技术软件化驱动了产业变革。 更重要的是,在工业技术软件化的基础上,全球工业巨头已经开始角逐工业平台,打造“工业领域的安卓”。如果说安卓和iOS让手机变成了智能手机,并带来了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黄金十年,那么,从制造到智能制造,也需要工业领域的安卓平台。 在工业软件和工业技术软件化领域深耕18年的北京索为系统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索为公司”)董事长李义章对《中国经济周刊》直言,国际工业竞争局势留给中国的黄金窗口期并不太长。“如果未来两到三年,不能尽快建立中国自己的工业平台和标准,中国企业都用了德国、美国的平台,则不啻将中国的‘工业躯体’连接到别人的‘工业大脑’,核心数据、技术、知识都沉淀在别人的平台上。一旦到了这天,我们损失的机遇可能花30年都无法挽回。”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网络编辑:张芳超)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