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华塑控股去年亏损7000万 2元“卖孙”留下9000万坏账仍一笔勾销

每经记者 吴林静 每经编辑 陈俊杰 近年来在盈亏线上下摇摆的华塑控股(000509,SZ),2016年重回亏损泥潭。 3月7日,华塑控股发布了2016年年报,归母净利润亏损7137万元,相比去年大幅下滑537.51%。 但就在这种情况下,华塑控股免掉了两家已被剥离出去的孙公司的8969万元欠债。 由于“长期缺乏资金”,华塑控股的园林业务盈利堪忧,建材板块经营主体也面临破产。青黄不接之时,华塑控股董秘李笛鸣昨日(3月7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了目前的资金压力。 “旧包袱”留近9000万坏账 3月7日,华塑控股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2016年实现归母净利润7136.68万元。与此同时,华塑控股董事会还通过了一笔坏账核销,拟核销部分应收账款共计约8969万元,其中涉及成都同人华塑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同人)约3201万元、四川嘉塑型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嘉塑)约5768万元。 其实,成都同人和四川嘉塑是华塑控股于2015年底“甩”出去的包袱。彼时,上述两家孙公司已年年亏损,资不抵债。2015年12月,华塑控股分别以1元价格转让了成都同人及四川嘉塑的股权。华塑控股当时称,剥离后有助于改善公司资产质量、减少上市公司亏损。2015年,华塑控股成功扭亏。 不过,截至2016年12月31日,上述两家公司对华塑控股欠下了近9000万元的应付账款。当2016年重现亏损之时,华塑控股却核销了这笔账款。 华塑控股在公告中解释,两公司欠款是多年累积形成,股权转让后公司经努力已追回部分欠款,但其余部分其他应收款经公司多次催收无果,后又发律师函进行追索。这两家企业目前已经无法正常生产经营,资不抵债,无偿还能力。昨日,华塑控股董秘李笛鸣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亦坦言,这笔账款追回的希望不大,“不可能(追回)了,我们目前也不去探讨这个。” 对于这笔已经核销的坏账,华塑控股在公告中提到,未来发现对方有偿债能力将立即追索。李笛鸣解释,核销前,这笔应收账款已经做了全额计提坏账准备,此次核销不影响2016年的财务报告。 主业不振拟再启重组? 对华塑控股来说,1年前剥离两家孙公司一面是自我优化;另一面也为主营业务回天乏术写下暗示。作为华塑建材业务的主体——南充华塑经营连年亏损,已严重资不抵债。公告称,在多项诉讼的打击下,南充华塑接连遭遇银行账户被冻结、库房被查封、停电停水等,最终陷入申请破产的苦境。李笛鸣告诉记者,“建材业务基本上没有,以后主营业务就只剩下园林了。” 记者梳理发现,建材业务的消失,意味着华塑在业务板块上留下巨大缺口。从2014年到2016年,虽然建材行业营业收入由2014年的1.63亿元下滑至2016年的7111.29万元。但营收占比反而由2014年的71.86%升至90.21%。 建材业务占比不降反升,背后还有园林业务面临的资金危机。2015年年报显示,2014年以来国家和地方政府开始推进PPP模式进行市政项目建设,华塑控股的园林板块本致力于向市政园林绿化工程业务转型,但“由于公司资金有限,无力参与该等项目类型建设,园林转型面临短期阵痛期。” 2016年,在坏账和债务中脱身乏术的华塑控股,仍未能解决资金缺口。华塑控股经营层分析,“由于长期缺乏资金……公司的园林业务经营规模一直难以做大,盈利状况堪忧。”背后的数据是,相对2015年,华塑控股2016年园林行业营收为32.66万元,同比减少了97.49%。 如果收回欠款又如何?李笛鸣承认,“有钱了当然是不一样的。”然而,他认为希望不大。 为了自救,华塑控股也做出了努力。2016年1月18日,华塑控股非公开发行股份的计划取得证监会批复拟,最终却因未在规定的6个月内完成发行,致再融资计划失败;2016年2月29日,华塑控股为“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试水互联网票据业务,李明迪承认这一块投入不多,还在发展中;2016年5月20日,华塑控股拟通过支付现金购买北京和创未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51%的股权,完成重组,却最终放弃。 在南充华塑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华塑控股的主营业务未来所去何方?李笛鸣告诉记者,“公司一直在谋求转型。”他亦透露正在寻找重组机会。3月6日,因西藏麦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华塑控股停牌。(实习生肖达明、谢孟欢对本文亦有贡献)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