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IT > 正文

鑫根资本回应减持乐视网:投资已获合理回报  贾跃亭应更专注上市公司

文章导读: 重要股东大宗交易减持1909万股,乐视网股价连续下挫。此前短暂得到平稳的乐视,再次回到风暴的中心。
重要股东大宗交易减持1909万股,乐视网股价连续下挫。此前短暂得到平稳的乐视,再次回到风暴的中心。 鑫根资本在3月1日的大宗交易减持,令外界对乐视当前的危机,充满了种种猜疑。而鑫根基金与贾跃亭、乐视的关系,也受到市场高度关注。3月8日,鑫根资本创始人曾强接受第一财经等媒体采访,对是否减持乐视网、与贾跃亭及乐视的关系等作出回应,并对乐视目前面临的困境提出看法。 “鑫根资本支持乐视三大战略升级。”曾强称,退出取决于基金期限、与投资者关系,以及鑫根投资的未来布局等多方面因素。他认为,作为大股东,贾跃亭需要对上市公司更为专注。要想走出困境,乐视未来必须更加专注,先做好上市公司,并与供应商、股东、政府等建立良好的生态。 减持获得合理回报 发生3月1日的大宗交易减持,让近期风波不断的乐视,以及鑫根资本备受关注。 根据深交所披露信息,两笔大宗交易折价5%,抛售1909.46万股乐视网股票,总成交金额约6.4亿元。减持数量、减持席位等种种迹象,都指向乐视网重要股东鑫根基金。3月4日,鑫根基金在其官方微信中表示,涉及上市公司披露信息,将由上市公司依法披露,鑫根资本不就其持仓动态做任何披露或表态。 鑫根基金进一步解释称,通常而言,减持有三方面原因:基金已经到期,必须按时清仓;已为基金持有人带来符合预期的收益;基金合伙人根据市场情况进行集体决策。 2015年10月30日,深圳市鑫根下一代颠覆性技术并购基金壹号投资合伙企业(下称“鑫根基金”)以32亿元的对价,从贾跃亭手中接盘乐视网近1亿元股票。转让完成后,鑫根基金持有乐视网5.39%的股份。从2016年二季度,鑫根基金开始减持,截至去年9月底,累计减持2995万股。 “如果只为了盈利,我们可以高价退出,但我们投资乐视,不只是以盈利为目标,而会兼顾创业者的感受和基金的收益。”曾强表示,如果只是为了盈利,鑫根基金在乐视网股价58元时就已退出。其投资策略是,公司“上路”后,会适时地退出,“但我们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最近半年来,乐视网股价持续下跌,但总体而言,鑫根基金的这笔投资仍然获得了丰厚回报。按照减持时间测算,鑫根基金此前两次减持时,乐视网股价介于43元—60元左右,相较于当初32元/股的受让价,鑫根基金回报颇为丰厚。 尽管如此,乐视网持续下跌的股价,也对鑫根基金产生了不利影响。经过3月3日、3月4日持续下跌,乐视网股价已逼近鑫根基金最初的持股成本,而3月4日盘中一度跌至31元附近,已击穿鑫根基金接盘成本价。由于前期减持获利丰厚,虽然不至于总体亏损,但对鑫根基金来说,下跌的股价无疑是不利因素。 “投资当然是以盈利为目的,同时也愿意推动这些公司进步,进进出出是很正常的商业决定。”曾强表示,除了上述退出的四个条件,包括乐视生态在内,是否退出,取决于基金的期限、与基金投资人的关系等因素,作为一个基金管理人,我们有盈利的目的,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促进社会的发展。” 帮乐视融资数亿美元 2016年底,乐视危机公开之后,贾跃亭曾声称“乐视网不存在第二大股东”,恰临乐视危机再度发酵之际,鑫根资本再次减持,让外界对鑫根基金与贾跃亭、乐视的关系及前景,充满了种种猜疑。 “我们与贾跃亭、乐视管理团队的沟通、关系,都还挺顺畅,与乐视的合作远远没有结束,现在只走了四分之一的路程。”曾强说,无论是否减持,不代表鑫根基金不看好乐视生态的整体发展。相反,旗下公司一直与乐视全生态保持合作,除了投资乐视网,还扮演了乐视投资顾问的角色。 曾强还称,作为股东,鑫根资本支持乐视三大战略升级,将与乐视风雨同舟。3月5日,鑫根资本在其官方微博称,“几天前,在鑫根资本帮助下,乐视北美实现了数亿美元的现龙8国际娱乐老虎机资,其中数千万美元已经到账。” 而所谓乐视三大战略升级,是贾跃亭2016年11月提出的乐视的核心价值观不变,颠覆精神不会变,生态战略更不会改变;战略实现节奏将会调整、经营策略会进一步优化、组织变革即将开启等未来三大方向。 曾强并称,鑫根资本对于乐视的投资,并不仅仅局限在乐视网。2016年3月,乐视网下属全资子公司联合鑫根资本,设立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发起设立总规模100亿元的并购基金,一期规模约48亿元,2016年11月该基金一期48亿元已完成募集。 对于鑫根资本与贾跃亭的龃龉,曾强将其解释为,贾跃亭尚未能理解双方合作的价值。“我们是在乐视最困难的时候进去的,给乐视带来的不仅是资金,还是资源整合者之一。”曾强称,鑫根资本给乐视带来的最大价值,是其生态、品牌、外部关系等全方位的改善,而这些远远超过了资金本身的价值。“但到现在为止,老贾都不一定能体会到这一点。” 乐视业务必须专注 3月8日早间,乐视网发布早间公告称,公司引入战投事项进展顺利,但贾跃亭所持乐视网部分股权及乐视影业股权转让交割时间有所顺延,但融创中国实际控制人孙宏斌,已经进入乐视影业及乐视致新董事会。 对贾跃亭本人的角色、乐视的公司治理,以及解决目前危机的出路,曾强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贾跃亭的战略布局、他的敬业精神、对团队的感召力、对未来的洞知、对产品追求的执着等都是相当值得敬佩的。” 曾强说,作为大股东,贾总应与二股东、三股东等小股东,保持全生态的互利合作、相互监督、相互信任。 曾强认为,作为CEO,对上市公司的专注和管理,贾跃亭的投入应该是100%甚至120%。乐视未来必须建立投资人、职业创业者、职业经理人三者之间的良性生态。 “对贾跃亭来讲,他是三位一体的,既是创业者,又是大股东,还是CEO。欧美的很多公司,CEO都是外部请来的专业人士。” 曾强表示,乐视要想做好,贾跃亭首先应将主要精力放在上市公司上。 这也关涉到乐视能否走出当下的困境。按照贾跃亭此前的布局,乐视的生态链包含电视、体育、手机、汽车等七大子生态。但随着乐视危机不断发酵,乐视汽车、乐视手机等子生态,已经成为其巨大的负累。情况相对较好的电视、体育板块,也并未产生利润、现金流支撑,而乐视体育更是风波不断。 “乐视做汽车,也许有可能做成。”曾强说,乐视汽车要想成功,必须要迈过三道坎:能否解决资金需求,而这一需求将高达一、两百亿元规模;能否在重要技术领域实现自身独立突破,并获得第三方认可;能否解决安全、成本控制等各种综合问题。 在曾强看来,乐视应专注于建立生态2.0。而究其含义,一方面是乐视生态链的各个业务板块,要有先后轻重的主次顺序,另一方面要建立互信、友善的外部关系。 “又要做电视,又要做汽车,还要做手机,次序是什么?我的建议是,先把上市公司做好,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曾强说,乐视的当务之急,是要做到专注,将电视业务做透。从外部市场来看,今年将是大型电视爆发元年,专注于电视业务,本身可以产生很大利润,并能带来附加值。因此,乐视眼下应当专注于电视业务。而下一步,鑫根资本将帮助乐视,在生态上更加专注升级,资金上实现开源节流。 2016年底,乐视危机爆发后,供应商纷纷追讨欠款,部分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还通过公告的形式,公开披露乐视拖欠的债务,部分公司还曾向法院起诉。曾强称,乐视必须与股东、供应链、龙8国际娱乐老虎机机构等,建立友善的关系。“要像华为一样,让所有的供应商都赚钱。”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