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 > 正文

国泰航空八年来首度亏损 否认国航增持股权

文章导读: 近年来,由于过度对冲油价,导致国泰的业绩“雪上加霜”。公司财报显示,去年国泰的燃油对冲亏损达到84.56亿港元,与2015年的84.74亿港元基本持平。燃油对冲亏损占去年全年燃油总成本279.53亿港元的30%。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翻查资料显示,国泰在2014-2016年期间,因燃油对冲合约导致的亏损高达178亿港元。
特约撰稿 朱丽娜 香港报道 亚洲最大的航空公司国泰航空去年业绩远逊预期,引起市场哗然。 “去年的航空业市场充满挑战,包括往来中国内地及国际航点之间的直航航班增加,廉价航空公司带来的竞争加剧,访港旅客人次减少以及港元强势等不利因素。”国泰航空主席史乐山在3月17日的业绩会上坦言。 截至去年12月底,国泰航空由盈转亏业绩严重恶化,录得高达5.75亿港元的巨额亏损,相比之下,2015年同期仍有60亿港元的盈利。这是国泰航空自2008年首次录得年度亏损,亦是其自1946年公司成立以来第三次出现年度亏损。 业绩大幅落后市场预期,拖累国泰股价3月15日盘中一度暴泻5.7%,截至收盘报11.44港元/股,跌幅收窄至1.38%。过去十二个月,公司股价累计下挫14.38%。根据彭博此前调查9位分析师,预测的中位数为国泰去年的盈利同比大跌93%至45亿港元。 国泰和港龙的乘客运载率和乘客收益率出现“双降”,乘客运载率由2015年的85.7%跌至去年的84.5%;乘客收益率则由2015年的0.596港元跌至0.541港元,同比大跌9.2%。 同期的货运收益率则大跌16%至1.59港元。 燃油对冲亏损严重 对于市场期盼许久的三年转型计划,国泰管理层在当日的业绩会上却语焉不详。 国泰航空今年1月宣布,2017年将有20年以来推出的最大规模改革计划,会在客户、运作、商务及人才管理多方面,重整架构、重新厘定责任范围。 史乐山坦言:“目前航空业面对的是结构性问题,因此我们需要保持竞争力,提高运营效率。我们将积极检讨,重新整合后台的职能,并且开拓一些新的收入来源,同时也会审视目前的销售渠道、定价策略等。” 被问及架构重组中会否涉及裁员,行政总裁朱国梁并无正面回应,强调未来几年的目标是每年提升运力4%至5%,因此计划每年聘请更多员工,今年将聘请1300名机舱服务员及飞行员,而去年增聘的人手约700人。 国泰网站显示,截至去年12月底,国泰及其附属公司在全球有3.38万名员工,其中在香港的雇员人数达到2.6万人。 近年来,由于过度对冲油价,导致国泰的业绩“雪上加霜”。公司财报显示,去年国泰的燃油对冲亏损达到84.56亿港元,与2015年的84.74亿港元基本持平。燃油对冲亏损占去年全年燃油总成本279.53亿港元的30%。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翻查资料显示,国泰在2014-2016年期间,因燃油对冲合约导致的亏损高达178亿港元。 “目前我们已经没有再进行新的燃油对冲合约,之前的燃油对冲合约是在2015年8月进行的,当时原油的价格一度冲到115美元/桶,我们当时将燃油的对冲价格设置在60-120美元左右,然而石油的价格却跌破了60美元,因此我们将对冲的期限由四年缩短至两年。”国泰财务总监马天伟在业绩会上说道。 同时,马天伟透露,2017年有54%的用油量以平均89.6美元对冲;2018年则有47%以平均81美元对冲。国泰预期今年的燃油亏损有望减少。 否认国航收购计划 此前市场一度盛传,中国国际航空(下称“国航”)有意进一步增持国泰股份,取代老牌英资太古集团成为国泰的第一大股东。 “这些传言并不是事实,我们与国航交叉持股,国航持有我们30%的股份,是第二大股东,而我们则持有对方20%的股份,作为互相持股的关系,在这方面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增持股份)从未被提出。”史乐山直言。 公开资料显示,初始协议划定了国航和太古股份在国泰的持股上限,双方只有在对方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超越持股比例的限制,如未经国泰董事会批准,国航不得发出或接受收购要约。 面对来自内地航空公司的激烈竞争,史乐山指出,亚洲的航空业中长期前景仍然乐观,未来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航空客运市场,“虽然内地会有不同的航空枢纽,但香港仍然可以争取更多的内地中转乘客。” 同时,朱国梁指出,今年首两个月商务乘客的订单有双位增长,而货运表现亦逐步转好,但预计客运收益率因竞争激烈,会持续受压。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