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正文

抗生素调查:部分药店仍敢擅自卖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上,世界卫生组织强调,抗生素耐药性已成为全球公认的卫生问题,个人、卫生和农业专业人员及政府都要在解决抗生素耐药性问题上发挥作用。 其实,我国早在2012年就发布了“最严限抗令”。而在近日,辽宁省卫生计生委更是进一步宣布,全面取消三级以上医疗机构门诊静脉输液,加强对抗菌药物的使用管理。 新京报健康周刊近日发起抗生素使用情况网上问卷调查,显示超七成的受访者曾在没有医生的处方下自行服用抗生素,超五成受访者家中常备抗生素,其中以头孢类抗生素最多。此外,新京报记者在探访中发现,部分药店在没处方的情况下仍然销售抗生素。 ■线上调查 71%受访者曾自行服用抗生素 此次新京报对抗生素的线上调查显示,受访者年龄大多在50岁以下。其中,曾经未在医生指导下就自行服用抗生素的占71%。 针对这一问题,受访者“卧梅又闻花”称,知道没有在医生的处方下自行服用抗生素不太好,但实属无奈之举,“季节交替天气转凉,好多孩子出现呼吸道问题,而且传染得厉害!其实也知道抗生素对病毒不管事,但是怕病情更加严重,这几天就给孩子加上了头孢克肟。” 不少受访者都认为,生病就要早点治疗,所以会吃抗生素,尤其是“老人们觉得一感冒就要早点吃消炎药”。受访者ChouK就曾在感冒发烧时被妈妈强迫吃过抗生素,目的是为了退烧。 “我只要有感冒或者发炎,校医院医生就会开阿莫西林!我也没辙。”受访者张雨萌表示。还有受访者甚至不知道阿莫西林是抗生素,表示自己感冒经常吃。 超五成受访者家中常备抗生素 有52%的受访者家中常备抗生素,其中最多的是头孢类,包括头孢拉定、头孢克肟等;其次为青霉素类抗生素,如阿莫西林等。此外,左氧氟沙星等喹诺酮类抗生素及红霉素、阿奇霉素等大环内酯类抗生素在家庭小药箱中也不少见。仅有9%的受访者的家中没有常备抗生素。 随着抗生素类相关知识的宣传推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滥用抗生素的危害。但调查发现受访者普遍对危害了解得并不够全面,仅有14%的受访者表示非常清楚,有47%受访者表示“听说过,知道一点”,还有7%的受访者表示完全不知道抗生素滥用的危害。 基于对抗生素知识的了解逐渐加深,受访者中有44%的人会尽量避免使用抗生素,也有10%的受访者认为治疗感冒发烧应首选抗生素,仍有3%的受访者坚持认为抗生素对于治病有奇效,即便医生不开也会主动要求使用。 ■线下探访 药店:没有处方部分店仍能买抗生素 11月23日和11月25日,新京报记者又探访了位于西城区牛街的永安堂大药房、丰台东大街的仁和药房、丰台正阳桥北的嘉事堂药店、丰台看丹桥东的君德堂药店以及位于潘家园路的正济堂药店。 新京报记者以嗓子发炎为由,分别向前4家药店购买抗生素。其中,永安堂大药房和仁和药房、君德堂药店工作人员明确表示,需出示处方才能出售抗生素。 在丰台正阳桥附近的嘉事堂药店,工作人员一开始要求出示处方,随后见“诚心”购买,便同意卖出,但要求支付现金,且不能开具任何票据。新京报记者询问原因时,工作人员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要不拿处方来?”“要不你去其他地方看看?”于是,新京报记者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顺利从该药店用现金买到了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片。 在正济堂药品超市,新京报记者以孩子感冒为由购买感冒药和头孢克洛,药店工作人员表示要先拨打医生电话开处方,否则无法卖出抗生素。接通电话后,工作人员要求报上孩子的名字及年龄、病情,仅凭“感冒”二字就开好了处方。登记完身份证号后,新京报记者以微信支付成功购买。记者多次追问是哪家医院的医生在通过电话开处方时,工作人员并未回答。 医院:取消门诊输液严控抗生素使用 宣武医院药剂科临床药师褚燕琦指出,抗生素滥用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细菌耐药,并且还会造成人体的肝肾、中枢神经系统、心脏、骨骼、牙齿等损害。 11月23日,新京报记者探访了丰台医院、宣武医院、解放军第307医院和北京电力医院。除了北京电力医院外,其余三家医院均已取消了门诊输液室。 为进一步了解医院对抗生素使用的管理情况,新京报记者以嗓子疼为由,来到丰台医院呼吸科内科门诊。医生检查时发现记者喉咙有些红肿,建议去做血常规检查。当问能否可以不做检查直接开消炎药时,医生表示必须根据化验结果开药。 “取消门诊输液室,对于规范抗生素使用有很大的作用。”褚燕琦说,所有药物的不良反应中,有60%的不良反应是由输液导致的,其中就包括抗生素。在门诊就诊的患者疾病不太严重的情况下,口服抗生素基本可以满足治疗需求。如果病情急重、确实需要输注抗生素,在急诊输液室或住院部可以解决。 通过采访上述四家医院的患者,新京报记者发现,受访者大多知道“消炎药”对身体有危害,对限制抗生素使用的规定也理解,但为了病情能快点好转,更愿意使用口服或输注抗生素。 ■ 各方声音 医生:主动要求开抗生素的患者不多了 “随着医疗机构规范使用抗生素及宣教的加强,公众对于抗生素的了解也在提升,门诊中主动要求开抗生素的患者已经不多了。”海淀区青龙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郎玉坤介绍,随着北京医改的推进,越来越多的感冒等普通疾病患者转到了社区医院。目前,医院的“老熟人”已经基本能理解医生对于抗生素的严格管理,但也会遇到个别嚷着开抗生素的新患者。“关键在于大夫必须统一规范诊疗,如果这个医生不给开,另一个医生给开了,就容易出现争执。” 郎玉坤也说,社区医院和卫生服务站“限抗”难度更大,有的社区卫生服务站没有检验条件,有的是患者不喜欢验血,有的则是自费患者考虑到价格因素等,无法进行检验,这时如果医生判断患者有明显细菌感染症状而又碍于规定不开抗生素,则会显得并不现实,“‘一刀切’并不合理,不能完全以化验为主,还要医生结合临床症状进行判断。” “抗生素的管理是一个多环节的问题,包括食品里的抗生素添加问题、医院规范使用抗生素的问题、药店违规售卖抗生素的问题、病人自我药疗的问题等都需要加强管理,只要让患者不能随意接触到抗生素,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控制病人的自我药疗途径。”宣武医院药剂科临床药师褚燕琦表示。 北京卫计委:抗生素使用率低于国家标准 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了解到,为规范抗菌药物的使用,北京市对抗生素品种等遴选、采购、处方、调剂、临床应用和评价进行了全过程监管,要求各医疗机构将抗菌药物使用纳入常态化管理,对医疗机构抗生素购用品种、品规数量等做出具体要求,要求医疗机构对抗生素临床应用、细菌耐药情况进行动态监测和预警,监测范围包括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民办医疗机构、二级和三级医院。 同时,北京市卫计委开展了全市抗生素临床应用专项检查,引入社会监督机制,加大抗生素不合理应用行为的监管力度。同时要求医疗机构将抗生素的不合理使用纳入医务人员绩效考核管理中。 经过从2011年起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目前北京市抗生素使用各项指标趋于合理,全市细菌耐药程度得到有效控制。2016年北京市卫计委公布的数据显示,北京市医疗机构抗生素使用基本处于合理水平,住院患者抗生素使用率比2011年降低了13%,门诊患者抗生素使用率比2011年下降了4%,远低于国家要求的20%的标准。 北京市卫计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曾提到,抗生素使用强度用于测算住院人群暴露于抗生素的广度和强度,数值越大,表示抗生素使用的频率越高。据统计,2015年北京市抗生素使用强度较2011年下降了15.9%。 专家:抗生素滥用问题有所改善 世卫组织提醒,抗生素耐药性在世界各地发生,并正在上升到危险高度。新的耐药机制正在出现并在全球蔓延,威胁到治疗常见传染病的能力。 对此,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医药卫生法副教授邓勇指出,我国“限抗令”的提出符合医学专业知识的需求。“此前抗生素滥用主要是因为以药养医的模式所致,这种模式导致医院通过药品销售实现经济利益,这不仅仅是抗生素存在的问题。而医生开抗生素也能满足患者急于治好病的内心需求。”邓勇表示,之前政府对抗生素管控力度不大,科普宣传不够,造成民众知识缺乏,任凭医生行使其处方权开药。 “限制抗生素使用是和取消药品加成相配套的,医院不能通过药品来提高收入,食药监部门也加大了对药店的监管,公众健康意识在不断增强,我国抗生素滥用的问题在近两年得到了很大改善。”邓勇强调,除了管住医院和药店,让居民很难随意接触到抗生素外,还要加强对民众的抗生素知识科普,从社区到农村,通过互联网、报纸、电视等,让大家了解抗生素相关知识,避免出现随意服用抗生素、随意停药、剩药下一次再自行服用等现象。 ■ 他山之石 美国随意出售抗生素是重罪 “国外对抗生素的限制更为严格。”邓勇介绍,以美国为例,包括抗生素在内的处方药销售,必须凭医生开具的(电子/纸质)处方。如果药店没有处方就出售处方药,或者医生随意给病人开处方药,都将构成重罪。医生开具的处方签中,抬头可以清楚看到开药医生的详细信息,包括姓名、执照号、地址、电话等;中间一栏显示病人信息,包括姓名、出生年月、性别、住址、电话等;而在处方龙8国际在线真人娱乐,会填写处方药名称、相关用量、单位等信息;为了确保处方签的真实性,医生除了签署姓名外,还必须在处方签左下角的“医生指纹区”按压指纹,进行验证后处方签才算正式生效。 “每个药店都可从联网计算机上查到全美所有医生的登记资料。若遇到处方不确定是否为某个医生开出时,售货员需要致电医生,核实后才能卖出药品。”邓勇介绍,拿着处方签到药房购药时,也不能立刻取药,药房必须先查对你的身份信息。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一是可以严格处方药的管理;二是药店能够掌握顾客用药信息,从而提供更好的服务,如发现不良反应,及早进行药品召回等;三是能培养固定客户群体。登记后药店会根据顾客需要和信息,对药品进行包装,并会将药店、药品、患者、医生的一些基本信息打印到标签上,然后粘在药盒(瓶)上。 D01-D02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 实习生 张润琪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